妈妈、姐姐、婶婶、干妈、姑姑、小姨、丝袜 妈妈、姐姐、婶婶、干妈、姑姑、小姨、丝袜第1部分阅读

作者:作者不祥书名:妈妈、姐姐、婶婶、干妈、姑姑、小姨、丝袜更新时间:2020/11/08 06:38字数:5774

  

《妈妈、姐姐、婶婶、干妈、姑姑、小姨、丝袜》

正文 全

a妈妈则今天约好了要和干妈打牌,并让婶婶和姐姐一起去。姐姐一听就明白了,妈妈其实是想找借口让她回去陪不是。于是她哼哼唧唧的说不舒服,赖在沙发上不起来了。妈妈怎会不懂呢?但也没办法,只得叫了小姨一起去了。

她们一走,姐姐立刻就舒服了。她回房换了套粉色的健美服,把长发扎成马尾,然后来到客厅,打开影碟机跟着做起健美操来。

那套二件式紧身服还是姐姐婚前买的,相当性感,胸部以下一截的白皙腰身展露无遗,臀部也露了大半。

虽然以前她也在我面前穿过。但今天可不同啊。经过昨天几次强烈的刺激,我可是到了临界点了:“喂,姐,这里还有男人呢!”坐在一角的我忍不住提抗议了。

“呦!小鬼,你什么时候变成男人的?长这么大,连个女朋友也交不上。”姐姐不屑的撇了撇嘴。小鬼是全家对我的爱称,但姐姐用得特勤。别看她只大我两岁,在我面前却总是老气横秋的,满口小鬼长小鬼短的,指使我干这干那。我懒得和她说,便继续看起杂志,但眼睛却控制不住的往那边瞟。

“一、二、三、四……听我的口令,跳……”姐姐按照指令,双手叉腰,舞蹈般的跳跃着。胸前那两团高耸的软肉,随着音乐的节奏,剧烈的抖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蹦出来。

姐姐婚后丰满了好些,尤其是ru房,明显大了一圈。它们在那略显小的健美服内被挤弄的情景实在是难以形容。

我直勾勾盯着姐姐那绯红的双颊,盈盈的秋水,细嫩的肌肤,雪白的手臂,可爱的小肚脐,只手盈握的柳腰,饱满的大腿……小腹里不禁升起一股热流,鸡芭果不其然的硬了起来。

“哼,往哪看呢?”姐姐突然对我发起娇嗔来。我一惊,醒过味来。原来手中的杂志早不知扔哪去了,我现在是毫无隐讳的看着姐姐。

“看看怕什么呀?又少不了你一块肉。”我腆着脸说。

“呸!人小鬼大。当心鼻血止不住。”姐姐俏生生的白我一眼,似笑非笑的轻啐了口。

她现在明知道我在看,但还是满不在乎的作起了弯腰动作。

坚挺的臀部下,那窄小的裤衩根本遮不住那微微隆起的神秘之处。听着轻微的细喘声,闻着混合汗味的百合般香甜体味,我忽然想起了昨天那些饥渴的神情。姐夫老出差在外,姐姐也许……

当想像着姐姐用那双长腿颤抖的勾住我后背,发出婉转的销魂娇吟时,膝盖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裤裆好像要爆炸一般。真是不敢想像,我居然病态到想要侵犯自己的亲姐姐!

终于,我鼓起了勇气,解开皮带,把长、短裤拉到膝上。亢奋的鸡芭蹦了出来,桀骜不驯的向上挺着,青筋暴露。蘑菇状的gui头已分泌出粘液,滴落到地毯上,彷佛它也很垂涎眼前的女人。

姐姐直起身,一眼就瞥见了那玩意儿。她猛然眼睛圆睁,轻哼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连抖几下。

看着我嘻嘻贼笑,姐姐狠瞪了几眼,低低骂了句“小流氓”便咬着嘴唇,喘着粗气,扭头向楼梯走去。

我连忙蹬下裤子,赶上去,从背后一把抱住她。鸡芭直顶在半裸的臀上,从未有过的快感向我袭来。

姐姐猛的一颤:“你要死啊?快放……放开。”姐姐这时还端着架子,向我下命令。

“姐,我——要——cao——你。”我贴住她耳朵轻轻说着,一边就开始探她胯下。

这下姐姐可吓坏了。她尖叫起来,拚命挣扎着,小拳头不停的打来。但柔软又有弹性的臀部在扭动中,却把鸡芭磨得愈加坚挺,直往股缝探。她更慌了,双腿一夹,不让我有下一步的行动。

“不要!家骏,你疯了吗?你不能这样对姐姐的,我是你亲姐姐啊,不要乱来。”

听到“亲姐姐”三字,鸡芭情不自禁的又跳了跳:“姐,我实在忍不住了,谁叫你这么迷人呢?”

我箍住了姐姐的手臂:“姐,看,你流了好多马蚤水啊,荫唇也凸起来了,你也是想要弟弟的大rou棒吧?”

姐姐如触电般一阵震颤,喉间不禁发出呻吟,背上浮起了一片敏感的鸡皮疙瘩。但她嘴里还是不肯放松:“别……别这样,家骏,这是乱……啊,妈……姑姑要是知道,饶不了你的。要是传开了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做人了?”

!我心跳又突然加快了不少:“姐,如果让她们知道是你先穿着这玩意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你说她们会怎么想呢?”我极富技巧的啃咬着姐姐圆润的香肩,去解她健美裤。

“呜……是姐不对。但姐……姐是无心的,家骏,你不是一直很乖的嘛,饶了姐这一回吧。”姐姐哭了起来。

“姐……来不及了……”我猛的扯下裤子,一手掰开她绷紧的臀部,gui头用力往内一顶,鸡芭撑开花瓣,借着嗳液的润滑,全根cao入,将荫道塞得满满的。

“啊……”我和姐姐都叫了起来。姐姐让我cao了,我终于做出了绝不可做的事来,一种冲破伦理的快感让我竟然激动得热泪盈眶,在姐姐汗津津的背上狂舔起来:“姐,我爱你。”

姐姐则不再挣扎,连哭泣也停止了,只是一个劲的颤抖。我慢慢抽cao着,享受那烫烫的快感,双手按住姐姐的ru房轻轻抚揉。硬中带软的触感更使欲心动荡。丝丝嗳液不断被挤出,喷湿了彼此的私|处。荫毛在摩擦下,发出了滛猥的声音。

“嗯……喔……唷……”姐姐鼻子里断断续续、含含糊糊的发出了甜美的娇喘,毕竟是亲姐姐的呻吟啊,比起别人呼天抢地的叫床来,还更刺激。

她嘶嘶吐着气,两手扶住楼栏,两腿微微叉开,羞涩的翘着臀部与我厮磨。

我探头看着姐姐赤红的侧脸。那表情让我十分迷醉,眼睛如雾般湿润,发带扎起来的乌发,瀑布般挣散开了。发丝在我脸上刮来刮去,发香直往鼻子里钻。

我脑中突然闪过一幅画面,好像现在cao的是妈妈,耳中听到的也是她销魂的呻吟。妈,如果我将鸡芭cao进你bi里,那感觉滋味,一定会更美妙吧?我不由的加快速度,撞在翘臀上,直发出“啪啪”的声音。

“妈妈,妈妈,儿子来啦,儿子回到你的荫道里啦,妈妈!”

“哦唷……好硬……哦唷……”姐姐不顾矜持的叫了出来,额上渗着亮闪闪的汗珠。

“舒服吗?”

“嗯……棒……”

我大力一挺,将gui头直cao荫道最深处,与蕊心紧抵在一起,猛烈研磨着:“有多棒?”

“呃……就这样……”姐姐答非所问的将臀部用力向后顶。荫道肉壁蠕动收缩着紧夹住鸡芭,蕊心含着gui头不停吸吮。

我清晰的感到她富有弹性的大腿在抽搐着,阴阜发烫。接着姐姐粗重的长哼一声,荫道深处喷出了一股热流。

gui头被荫精浇得又麻又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

“嗯……姐……你也很棒……唔……”我抽出鸡芭,一股浓烈的阳精喷射在她雪臀上。

姐姐全身直抖,要不是我抱着,只怕早软倒在地了。我把姐姐扳过来,堵上了她温软湿润的嘴,香津灌入我口中。姐姐发出呜呜的声音,模糊的双眼流出了高嘲的泪水。她也搂住我,含住舌尖吸吮着我的唾液。两舌交缠,彼此享受着近亲相j高嘲过后的余韵。

“我都快透不过气了。”热吻一阵后,姐姐喘息着把唇移开,小鸟依人般靠在我肩头。

“姐……你长得……长得跟妈真像……”

“废话……啊……你……”姐姐愣住了,目瞪口呆,满是雾气的大眼迅速又清澈起来,忽然一把推开了我……

中饭我们叫了外卖。姐姐吃了一点就不吃了,然后一声不响的看着我进餐。她端起牛奶送到我嘴边:“喝这个,我加了许多蜂蜜呢。”

我笑了起来:“这算是补充我的损失吗?”

“呸,你真是的,人家好心好意要给你多加点营养,你怎么老往那想啊?”姐姐嘴上虽这么说,但小手却放肆的伸进了我裤裆,涂着蔻丹的细长手指缠绕着鸡芭,温柔捏摸着:“小鬼,你这东西真丑。”她又喊我小鬼了,但声调里满含着荡意。

“那怎么样的算漂亮呢?”

“哈哈,着急啦?我开玩笑的。女孩子都喜欢丑陋的鸡芭。”这滛荡的话语配上她娇美的脸,真是令人销魂,鸡芭又硬了。饭是吃不下去了,我只能呆呆坐着,任姐姐所为。“你……你去洗一洗……”

“不是刚洗过吗?再说我还在吃饭呢。”

“洗完了再吃。”姐姐不容分说的一个劲把我往外推。“洗干净了吗?”姐姐把我拉到客厅,一把扯下浴袍,推在沙发上,鼻子凑近上下左右闻着,像只可爱的小狗:“嗯。现在闭上眼睛。”她媚眼如丝的命令着我,表情有点紧张,脸上满是红潮。

我顺从的闭上眼。感到一双温软的纤手握住了鸡芭。几乎与此同时,一股湿湿、热热的感觉包围了gui头。

“啊……”姐姐在为我口滛!虽然心中早有所期待,但真的发生了,还是让我激动不已。我禁不住叫了起来,快感瞬间流遍了全身。

睁开眼,见姐姐正张着粉色的唇瓣,吞进鸡芭,直到gui头顶入喉咙深处。香唇吻上阴囊,接着再一点一点吐出。小手托住阴囊,轻柔有节奏的握捏着睾丸。口腔不可能像荫道那样给鸡芭以同样的紧缩包裹,但舌尖在gui头上灵巧的扫动和牙齿偶尔的刮碰及温热唾液的浸泡却可带来别有风味的快感。随着心脏的急速跳动,鸡芭一涨一缩,拍打着她的檀口。我忽而想到此时若是妈妈在给我口滛,会是什么样子呢?一瞬间,脑海浮出优雅端庄的妈妈裸着身子,张开性感小嘴,含住我青筋暴涨的巨大鸡芭啜吸,两腮涨得鼓鼓,并发出快乐的呻吟声。鸡芭在邪恶的想像中不由得又涨了几分。

“唔……”姐姐蹙着黛眉,抬起头来,发现我正看着她口滛,便吐出鸡芭,不满的瞪了我一眼:“坏小鬼,谁叫你睁眼的。”

“不嘛,我就要看,姐这样子最美了。”

“你……你讨厌……”姐姐娇嗔的啐了一口,但清澈见底的秋水杏眼中却漾起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微笑,笑中又充溢着火一般的激|情。她重新垂下头,顽皮的作出要咬的架势,火红温腻的舌尖伸出,开始在gui头上游走,一次又一次的画圈,搓动包皮系带,顶开尿道口。

我顿时一阵酸麻,尿道口又渗出了粘液:“嗯……咸咸的……”太阳西移,房间变暗了。

而姐姐荡漾着水 波的双眼,就显得格外晶亮:“小坏蛋,舒服吗?”姐姐俏皮的斜着脸,娇柔的问。

“姐,我爱你!”我伸手去抚摸她的脸。

心爱的女人肯把鸡芭衔在嘴里,那份感激,那份占有感,实在是无法形容。

姐姐开始剧烈的摆动头,长发不时扫到我肚皮上,痒痒的。同时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终于,尾椎传来一阵麻酥的感觉,我挺直了身子。姐姐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抬头闪开,一股白浆高高的冲向天花板,随后是第二股、第三股……

我情不自禁的大喊出来,身子也随之强烈的抖动着。姐姐扑在我身上,用散发着腥味的嘴唇不停吻着我的脸和胸膛,喃喃着说:“小鬼,小鬼,姐连嘴都用上了,你总满意了吧?”

新的一周开始了。

小姨果真很快的就给我介绍了个很漂亮的女朋友。但我对她却全没兴趣,只是为了稳住妈妈和小姨,若即若离的敷衍着。

而姐姐自从冲破禁忌后,显然也迷恋上了这种激|情与快感,时不时的要和我幽会。我把每次的情景都记进了日记,还剪了几根她的荫毛夹在日记里。我知道,已经无法停止了。就像掉下万丈深渊一样,随它去吧。于是我把下个目标锁定住了婶婶。一来她很饥渴;二是毕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她应该不像妈妈那样,有许多顾忌……

(三)情挑婶婶

三月二十五日周五。

晚餐时,我特意挨着婶婶坐。妈妈则坐在餐桌另一边。

吃着吃着,我心猿意马起来,偷偷拉开了裤链。由于特别兴奋,鸡芭一抖一抖的葧起着。当我碰到婶婶那光滑柔嫩的胳膊时,鸡芭大大跳动了一下。尿道口一痒,立即溢出了透明的黏液。婶婶还以为我有话要说,便转过脸来,却一眼瞥见了这个宝贝。她立刻张大了嘴,然后慌忙的向对过瞟了一眼。

妈妈正低着头喝汤,丝毫也没注意到这里。

婶婶转回脸,狠狠瞪着我,示意我弄回去。我毫不理会,反而拉住她一只手,向鸡芭摸去。

本来婶婶是可以喝止我的。但她竟然紧紧咬住了嘴唇,一声也不吭。终于,手触到了火热粗硬的鸡芭上。她禁不住全身颤抖起来。我松开了手。婶婶如逢大赦般的伏到餐桌上,胡乱的扒起饭粒来。但事情还没结束。

当她斜着眼角,瞟见我把筷子扔在了地上,身子猛的一哆嗦。

桌底下,长裙遮住了婶婶三分之二的玉腿。肉色长袜使腿部线条如丝缎般光滑匀称。她紧紧夹着双腿,轻微抖动着。我伸手抚上了小腿,腿肚立刻抽搐了一下。婶婶赶忙躲闪着。却让我死死的抓住了裙子。手掌经过圆润的膝头,摸上了大腿。舌头也跟着伸出,来回舔着。视线划过她胯间。虽然光线不良,可也隐越看到了隆起的阴阜,数根调皮的荫毛不甘寂寞的从裤袜孔洞中穿出。

婶婶大腿开始轻微的收缩起来。我努力的把手探进她胯间,立刻感到了里面潮湿热烘的气息。温柔的手指在毛茸茸的草的和柔软的荫唇上来回抚慰,找着尖尖嫩嫩的阴di,轻轻揉弄起来。刹时婶婶全身连抖了几下。发出了只有我才听得见的喘气和轻哼。绷得紧紧的大腿,柔嫩的熨贴着手掌。丝丝粘腻的嗳液渗出了细薄的丝袜,沾湿了手指。我竖起中指,隔着裤袜,猛的cao入荫道。荫唇立时紧紧的吸住了指尖,细嫩的荫道壁收缩翻动着。婶婶轻扭起来,两腿左蹬右踹,时而夹紧,时而放松。也许是压抑的太久,她竟然高嘲了:“啊!”她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小腹深深起伏着,一股炽热浓稠的荫精喷出花瓣,糊满了手指。

“怎么了?”妈妈关心的问着。

“没……没什么……”婶婶娇喘着,声音都带着哭腔了。既要抵抗身体自然的反应,又要装模作样的应付妈妈,果然是件很痛苦的事。

“骏儿,你到底在下面干什么呢?”看来妈妈起疑心了。

“啊,筷子找到了。”我坐回到椅子上,丢下脏筷子,又重新拿了双筷子,继续用餐。

“真没什么,刚刚大概是给什么虫子咬了一下。”婶婶还在面红耳赤的掩饰着。

妈妈在我和婶婶间来回扫视着,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也红了起来……

餐后,婶婶抢着收拾碗筷进了厨房。

我假装要洗澡,进了浴室。等客厅响起了电视声,再偷偷遛进厨房。

婶婶慌的了不得,脸一下子又红了,清水眼转个不停,根本不敢看我,双手胆怯的抓着围兜,想说什么又说不出。

我一把就搂住婶婶芳香柔腻的身子,撩起她长发,在嫩滑的耳垂上吻了起来。婶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吞了几口唾液:“骏……骏骏……别……别这样……我是……是你……你的婶……我们别……别这样……”

我调笑道:“婶,你在咽口水哪!”说着,便堵上她嘴,长长热吻起来。婶婶的唾液带点柠檬味,十分撩人,而她的香舌则东藏西躲的在嘴里转圈圈。我脸贴着脸,耐心十足的挑逗着她,下面又把手指cao进荫道。

“你……你怎么可以摸我那里……啊……不可以……嗯……你不可以这样的……啊……我受不了啦……我真的受不了啦……啊……”

婶婶娇羞无限,媚眼微闭,做着表面上的抵抗,但臀部开始挺起,有节奏的上下耸动,带动荫唇摩擦着手指。不一会,上下两张又滑又软的小嘴都被我搞得水汪汪的。

良久,婶婶方才把我的舌头顶了出去。胸部不断起伏,气喘嘘嘘:“骏骏,咱们这算怎么回事?这要让你妈知道了,那怎么得了?”

“她不会知道的,这是我跟你之间的秘密!”我把湿津津的手指抽了出来,伸到她面前:“你看,这是什么啊?”婶婶看着那亮晶晶、蛋清样的黏液,本就嫣红一片的娇靥更是羞得不能再红了,牙紧紧咬着下嘴唇。“还不快给我舔干净!”

她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但我把手指直凑到她唇边:“不……太下流了……骏……啊……骏骏……别……

别这样……嗯……”看实在躲不过去了,婶婶只好伸出粉红的小舌尖,轻轻触了一下,然后抿抿嘴。尝味呢?我不客气了。把手指直捅进她小嘴。婶婶闭上眼,嗯嗯两声,开始乖乖的专心舔手指,而且还不断变换角度。看来她对口滛是不陌生的。

我在她耳边说:“马蚤婶婶,你的水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