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的沉沦 第6部分

作者:小野书名:贵妇的沉沦更新时间:2020/11/08 11:16字数:778

  

就是钟萍也羞得无地自容。

一个月很快到了,钟萍被另一个同学轮到了,她又开始了新的奴隶生活,这个同学混得最不好,他命令钟萍去歌厅出台为自己挣钱。

南都的sm俱乐部。里面有地牢,各种刑具,演示台等一应俱全的设备,也是诸多同好云集的场所。来的人都要主奴同来,但也有的夫妻带一名奴隶来的,也有一个主带两个奴来的。

钟萍被司机老陈拉着来到俱乐部,临到以前她戴上全封闭的头套,这里的规矩是不经过奴不得摘掉面具。老陈是这里验证过的宾客,所以他们进入了最深处的大厅。门口里面栓着一个全裸的女子,她也带着头套,手脚用镣铐锁着,栓在门口的柱子上,有一定活动的空间,她对来人象狗一样叫着欢迎,欢快地爬来爬去,据说她是一家会计公司的业务主管,每到俱乐部活动的时候就来这里客串母狗。里面坐着3、4位客人,在喝着啤酒看台上的演出,他们身旁的地上跪着自己带来的奴隶。

钟萍披着的大衣被服务生接过挂了起来,“母狗。处理一下。”老陈象交代一件物品一样把钟萍交给服务生,“请跟我来,女士”服务生把钟萍带到一间类似工具室的房间,然后叫她脱光衣服,这里的奴只允许遮挡住脸,不允许遮盖身体的任何部位,服务生把钟萍用绳子熟练地捆个结实,套上狗链牵着走了出来,他很热爱自己的工作。钟萍被牵着走到老陈的桌子,跪在旁边,狗链的另一端栓在老陈座位上。

时间不长,门口又进来两个人,穿著很普通,他们把外衣脱掉后,露出了里面的装束:一个男的穿著皮衣,腰间挂着一条皮鞭,另一个女的双手已经被严格的捆在后面,乳头上挂着铜铃。他们走到老陈的临桌,那个女奴就跪在钟萍的身边。作为奴隶,钟萍知道自己不能随便讲话,奴隶间也不能私自交谈,但是观察这个女奴,也是丰腴高贵的贵族女子。

来人和老陈交谈起来,这个女子叫思琴格格,原来是一个北部草原的牧场主,喜欢做母马,所以把自己的牧场变成了训练自己的基地,她的主人就是她牧场里的一个骑手,最后,女主人变成了自己雇佣的骑手的马。她被裸体训练,戴着马羁,肛门插着马尾,穿著马蹄型高跟鞋,在烈日下被骑手用缰绳牵着走步,晚上她则想匹马一样被栓在马厩里,躺在干草上睡觉。最后,她被训练成功后,骑手就用她套了一辆精巧的马车,母马的颈部、腰部全部用带螺丝的铁箍固定在车辕上,手反铐在背后固定在腰上的铁箍上,一个前后带突出胶棒的贞操裤套在身上,前面和后门都被插入,然后死锁。骑手就坐在后面的车上,拉着勒在她嘴里的口衔,用长鞭在身后驱赶着母马驾车拉自己巡视,牧场里只有2男2女4名雇工,他们知道女主人的嗜好,所以见怪不怪,平时对思琴也很尊敬,当见到女主人做母马的装扮后,就知道现在不用再把她当作女主人看待,她已经变成了母马,有的还亲昵地冲她的屁股抽上两鞭。也有的还代替骑手赶着思琴玩一会。骑手有时兴起,用鞭狂抽母马使她快速奔跑,还在她的膝盖和脚踝处安装身上带环的铁箍,有的时候先她速度太快,就把她膝盖出的铁环用小锁连在一起,这样母马就职能小步行进了,在休息的时候,就用小锁锁住脚踝处的铁环。她最后成了马厩里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