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的极限 【淫妻的极限】第十一章(下) 酒店走廊里的裸女

作者:milanos书名:淫妻的极限更新时间:2020/11/09 10:10字数:4604

  

第十一章(下)酒店走廊里的裸女

出门后,老枪接过了我手里的狗链,让莹儿在走廊里迂回爬行,尽量避免走

长的直线,这些小细节更加扰乱了她的方位感。

莹儿低腰翘臀,插着拉珠的小肛门和yín水泛滥的骚穴毫无遮护的曝露在两片

肥臀之间,两颗奶子随着身体前后的晃动,连带着乳铃发出清脆的铃声。无论怎

么看,此时的莹儿,都无法让人将她和几个小时前那个甜美贤惠的年轻少妇形象

划上等号,现在的莹儿只能用yín荡下贱来形容。

狗链牵引下慢慢爬行的莹儿在老枪的示意下停在了走廊的中央。太过专注莹

儿的我,并没有发现当下的状况,直到抬头看到不远处,两个傻在门前的中年男

人。

胖子一脸yín笑,瘦子的嘴张得大大的,手还没从插在门上的磁卡上离开,看

样子是刚要出门。

我心里一惊,虽然曾对被别人撞见满腹期待,但真正遇到这种情况,下意识

的个反应竟是想转身逃跑。

经验老道的老枪看出了我的顾虑,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对我小声说

「别慌,这是我的地盘,不会出乱子的。」

「没什么……我没想跑……就是有点紧张」我对自己有点儿汗颜,尴尬

得小声答复

我转身定了定神,上下打量那两个中年男人,发现他们正是方才从莹儿身后

经过的那两个四川人。

胖子显然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他笑着对瘦子说

「你瞧,我刚才没说错吧,就是个小姐」

瘦子则略显尴尬,但眼睛始终未离开莹儿身体半分。

「兄弟,这个妞不错啊」胖子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先开了口。

「还行吧。」老枪笑了笑

「她怎么还戴着个眼罩?」

「因为这女人太骚,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她根本不在乎看不看得见」老枪

轻描淡写的答道,说完还回头观察我的反应,他知道这是个可以刺激我的答案。

「兄弟,好兴致啊。不介意加两个人吧?」胖子边说还边往前走了两步,蹲

下身低头寻么着莹儿的下体。

瘦子急忙上前拉住他,边紧张地环顾着走廊里的动静边用四川话对他说

「大哥,咱们人生地不熟的,别惹麻烦」

胖子慢慢推开他答道「哎呀,你次出来,不懂道上的事,跟着看吧」

带着耳塞的莹儿对当下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她不知道一个猥琐的中年胖男

人整蹲在离她不到一米的地方,窥视着她的裸体。莹儿反倒显得很从容,蹲坐在

走廊的中间,在四双贪婪的眼睛下,挺着大奶子,摩擦着双腿,耐心地等待着老

枪的下一个指令。

4v4v4v.c☉m

「你俩今天运气不错,就给你们开开眼」

说着老枪走到莹儿身边蹲下,在她耳边说

「想要了吗?」

「嗯」莹儿点了点头

「想要什么?告诉你老公」

「想要……想要大鸡吧,想被大鸡吧用力操」

莹儿毫不犹豫的说出这一席话,着实吓了那两位一跳,虽然他们已认定了莹

儿是个小姐,但估计并没有想到还有这种yín荡到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发骚的吧。

老枪冷笑着从身上抽出一根足有二十多公分长的黑色橡胶阳具,放在莹儿水

淋淋的骚穴上蘸了蘸,摆在了她面前几公分的地方。

暂时失去视力和部分听力的莹儿,嗅觉变得更加灵敏起来,她显然闻到了自

己yín水的味道,虽然不知道放在眼前的是个什么东西,但已被yín欲挑起的莹儿依

旧大胆地伸出了舌头,在四个男人面前贪婪得舔舐起沾满yín水的橡胶阳具。

「好吃吗?」老枪在莹儿耳边问

「……嗯……好吃……」莹儿一边把假阳具下面的两颗蛋蛋含进嘴里,

一边努力发出声音回应着老枪

「是鸡巴好吃?还是你的骚水好吃?」

莹儿吐出蛋蛋,转而用舌尖去划弄龟头沟槽里残留的yín液,一边回复着

「嗯……都好吃」

这等在岛国动作爱情片上都难得见到的场景,把对面两位看得是口干舌燥,

瘦子也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两步。而我也不由自主的把手伸进了裤兜。

胖子不由得感叹「操,这婊子真他妈骚。我怎么就没遇到过这么好的货」

两人满脸的羡慕,老枪全都看在眼里,一脸骄傲的神情,估计比夸他两句都

受用吧。

「不要急,好戏还没开始呢」

老枪已然摇身变成了这场走廊表演的主持,他边说边从莹儿嘴里抽离了假鸡

巴,把阳具底部的吸盘牢牢固定在了莹儿身前的地板上。黝黑的塑胶仿真阳具沾

满了莹儿的口水和yín液,屹立在走廊的中心,和莹儿白皙的皮肤形成了强烈的色

差对比,让yín靡的味道更加鲜明了。

「鸡巴就在你前面,自己操给你老公看」老枪命令道

每次老枪大声的命令莹儿,我都听得心惊肉跳。这走廊两边十几间的房门里

不知还会冲出多少人来。

完全不清楚状况的莹儿听话得抬起屁股,把身体往前移了移。小腹不经意碰

到了地板上那个还保有自己体温的黑色阳具,聪明的她立刻明白了老枪的安排。

只见莹儿尽力调整着身体平衡,踩着十几公分的细高跟,把腿分成m字型一

样,颤颤危危地蹲在了阳具的正上方。

她仰头抬起下巴,倒吸了几口气,一手撑地保持着平衡,一手握住地上的阳

具,估算着自己yín穴的位置,把身体沉了下去。

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油亮的黑色龟头慢慢没入莹儿粉红色的yín穴。能看出

来,这个阳具比老枪的还大了半圈,一下子全部没入是有困难的。莹儿微微吐着

香气,把龟头含在穴口,上下小幅度的套弄着,让阴道里不断涌出的yín水,顺着

阴茎逐渐润滑至整根阳具。

在几个月前,我是无法将这些床第间的技巧和莹儿联系上的。这几个星期的

调教,我总是能被莹儿的这些小变化感到惊异。如果没有这一连串的事故,她对

于我来说也许永远是那个被动的躺在床上的小娇妻。

随着莹儿逐渐加大幅度的抽插,被yín水润滑的阳具终于整根没入了她的yín穴。

被摩擦成乳白色的yín液沾满阴茎,一波一波的白浆慢慢顺着阴茎滑下,堆积在根

部的阴囊处,渐渐地,黝黑的假阳具都变得灰白了。

4v4v4v.c☉m

随之传来的还有莹儿销魂的呻吟

「啊……好……好大……」

老枪微笑地看着对面喘着粗气的两人,对着莹儿的耳朵问道

「比你老公的大吗?」

「大……比我老公的大……啊……好……好涨……」

莹儿继续呻吟着。

「比你老公的硬吗?」老枪回头看看我笑着问。

「嗯……比我老公的硬……」

又是这种让我心里滴血的答复,不过我已经被他们俩训练的有些麻木了。

「你是爱你老公,还是爱这假鸡巴?」

莹儿犹豫了片刻给出了这个答案。

「都……都爱」

我稍稍松了口气,不过老枪没有放过莹儿的意思。他俯下身握住了假阴茎的

龟头,莹儿一下子失去了支撑,一屁股坐在了老枪的手臂上。

失去刺激点的莹儿在老枪的手臂上摩擦着,感觉快哭出来了。

「我……呜呜……我还没……」

「只能选一个」老枪狠狠的说。

「呜呜……我不知道……我……我要假鸡巴……老公……呜呜。

你不要走……人家下面受不了了所以才……呜呜……」

老枪松开手臂,随着莹儿一声低鸣,假鸡巴再一次滑入了她的阴道。老枪得

意得站起身,在莹儿的身上擦了擦沾满yín水的手。

泪水顺着莹儿的眼罩边缘滴落下来,对面的两个人看得一头雾水,估计现在

正在猜测我们和莹儿的关系。

「这婊子见人就叫老公,你们看着,等会儿她也会管你们叫老公」老枪抬起

头对那两人解释。

「你老公生气了,想想怎么跟他赔不是吧。给你这笔,用手拿好了,想想你

段叔原来都怎么用这笔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嘿嘿……」

老枪冷笑着把一支红色的马克笔交到莹儿的手上

莹儿顿了顿,还是把握着水笔的手慢慢伸向前方,百般委屈得说

「老公,你不要生莹儿的气,是莹儿不好,莹儿自己下贱,你骂莹儿吧,想

怎么骂就写在人家身上,给你这笔……」

被蒙着眼睛的莹儿,看不到站在身后的我,笔伸出去的方向刚好指向身前的

两个陌生男人。那两人互相看了看,瘦子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敢上,胖子嘴角扬起

坏笑,上前从莹儿手中取过了水笔,转头对身后说

「婊子都不怕,你怕啥子……哥哥我今天让你长长见识……」

话虽如此,他一手握着笔,蹲在莹儿身前却不知该如何下手。

「告诉你老公,你自己是什么,让他按照你说的写」老枪在莹儿耳旁命令着。

「老公……人家是……骚货……」

说着莹儿双手慢慢环到身后,从背后打开了黑色蕾丝胸罩的拉链,文胸落地

的瞬间,她带着乳铃的大奶子,跳动着挣脱了束缚,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莹儿挺

起胸部,示意着她的「老公」要从这里下笔。

胖子咽了口吐沫,颤抖着用血红色的水笔在莹儿右乳上写下一个粗重的「骚」

字。

他故意加重下笔,把莹儿浑圆的乳房挤得几乎变了形,每当笔尖划过奶头,

莹儿都会倒吸一口冷气。不过看起来莹儿竟然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她紧接着又

主动挺出了另一边,让胖子把「货」字写在了自己的左乳上。

「哈哈哈……你现在就是名副其实的骚货了……还有什么……接着让

你老公写」老枪兴奋地在莹儿耳边继续命令着。

「人家……人家……还是婊子……是烂逼……」

莹儿越说呼吸越急促,插着假阳具的yín穴被每一个从自己嘴里说出的yín语刺

激得阵阵抽蓄,yín水不断涌出,能看出来她的心智已经开始逐渐被yín虐的欲望侵

蚀了。

「对……老公……像段叔那样……写在我的屁股上……骚穴上……

写满我全身……写上我是妓女……是给全村男人卖逼妓女……让他们都知

道你老婆是个破鞋……啊……啊……」

莹儿越说越起劲,上下套弄假阳具的频率也越来越大。

这下可苦了胖子,在这么一个摇摆不定的「平台」上写字,可想而知是件不

那么容易的事。不过这苦差事胖子做得是乐此不疲,因为偶尔为了固定这个「写

字板」,胖子对莹儿雪白的酮体是上下起手,该摸不该摸的地方一个也没落下。

不一会儿功夫,莹儿赤裸的全身已大大小小的布满了各种「婊子」、「烂逼」、

「破鞋」等yín语,在莹儿骚穴的大腿两侧还写着巨大的「妓女逼」,直到我看到

莹儿小腹上的「精液马桶」和「肉便器」后,原本yín欲高涨的我实在忍不住笑了

出来,看来胖子也是个日本爱情动作片的同好。

瘦子发现这么长时间里,偌大的旅馆走廊里竟只有我们四男一女,而且胖子

在莹儿身上放肆的行为并没有被我和老枪制止,此刻一定在后悔自己刚刚的胆小

怕事,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跃跃欲试想上来凑个热闹。

他战战兢兢地走到莹儿脚边,抬起她的小腿,用手臂支撑着莹儿的平衡,把

鼻子贴在莹儿从透明凉拖的鱼嘴里露出的丝袜脚趾上,贪婪地闻着,还不时用脸

摩擦着被油亮的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腿。

没想到他原来也和我有个共同的爱好,是个丝袜美脚控。

正如老枪说得那样,失去的视觉和听觉更加深了莹儿在肉体和心理上的双重

刺激,莹儿下身在假鸡巴上的摆动幅度也越来越大,已经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了。

4v4v4v.c☉m

「嗯……老公……舔人家的骚脚……人家今天的丝袜就是穿给你来舔

的……啊……你们……你们俩一起来……」

受到意外鼓励的瘦子惊喜得看了看莹儿,发现一旁的胖子正一手搓揉着她的

乳房,一手挑逗着莹儿和假阳具交合的yín穴,不由得自己胆子又大了几分。他小

心翼翼地脱下高跟凉拖,颤抖着捧起莹儿的丝袜小脚,伸出舌头顺着莹儿的脚踝,

脚背,脚心再到脚趾缝,全部舔了个遍,最后把五只湿润的丝袜脚趾含进了自己

的嘴里。

老枪得意的看着在大庭广众下被yín辱的莹儿,还有一旁因兴奋过度而几乎无

法正常呼吸的我,他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是惊人的,我自己都无法相信,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里,

对于这个随时有会人出入的旅馆走廊,自己原本对危机环境的警惕感,正渐渐被

盘生的侥幸心理打磨掉。

就在我放下戒心的一瞬间,身旁的房门被突然打开了。一个清洁推车被缓缓

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