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大魔王(女皇篇) 【丝袜大魔王 女皇篇】(5)常识修改结界里的丝袜淫戏

作者:小强书名:丝袜大魔王(女皇篇)更新时间:2020/11/09 10:50字数:3493

  

作者:大木纯爷们。

2017年3月3日。

字数:6739。

“爸爸……爸……爸……”

“嗯……什幺声音啊……”眼前一片黑暗,脑袋昏沉沉的。

“爸爸……起床喽……”

“啊……起床了啊……好困啊……让我多睡一下”

“真是没办法……你再不起来……只能这样了哦……”

就在我迷迷糊糊时候,突然下体一阵温热,随及又被某些柔软的物体所包围住……好舒服啊……随着那柔软的东西缓慢地吞吐着我的下体,渐渐地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正当我要张开眼睛时,我的下体再度被包进一个温热湿滑的地方,突然的刺激,让我不禁叫

了出来“喔……”

我睁开了眼睛,是秋子,她用她那张红色的小嘴吞吐着我晨勃的肉棒,歪着头希冀的看着我……

“啊,秋子”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我根本无法去思考任何问题……

“哎呀……呜呜……爸爸你终于……喔呜……醒来了啊”听到我的声音,口

中正含着我的肉棒的女儿只能发出一连串含糊的音节。

“为什幺要对我咬啊”

“爸爸真奇怪,你忘了幺,女儿叫爸爸起床都是要含着肉棒啊。”她媚眼嘲笑的看着我,我才猛然想起是自己昨天精虫上脑对她注入了这种’常识‘。

(明明是父女吧,不能再继续这样了。)

“啊……你先停……”就在我想叫停女儿荒诞的行为,她一只手抚摸着睾丸,同时对着我的马眼舔了起来,“喔喔……快住手……”她无视我的话专心地吹起了我的喇吧,而且她的舌头灵活地像条水蛇,每一次都能准确地刺激在我最敏感的地方,柔软地口腔更是不时地压迫着我的龟头,我的身躯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爽的泛起了白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灵魂被下体地一阵抖动给拉了回来,我回神过来才发

觉我己经在不知不觉中射精了,而女儿腮帮子鼓了起来,似乎接收不了大量喷射而出的白浊精液,最后大量精液从嘴里溢出,撒豪泼墨般涂在眼前这张清纯地脸蛋上。

“爸爸真是的,射了这幺多不好清理啦。”她眨了眨她动人的眼睛,舔了舔沾黏在她脸上的精液,皱了皱细细地眉毛抱怨。

“对不起嘛,秋子亲亲。”看着这yín荡的画面,我的理智再一次崩溃,忍不住对她满是精液的嘴亲下去。

“爸爸不行,还有呜”她刚想拒绝就被我不容置疑的占领了嘴唇,随即闭上眼和我享受起来。

秋子的吻技只能算是初学者,舌头的搅动和缠绕完全是被我牵引着,但对她来说这也是一种享受,因为和爸爸做着正常的亲密事情对她来说也是‘正常的’。

我的嘴里也变得黏黏的,但yín欲的冲动却更加强烈,没有任何话语地就拥抱着女儿来了个湿吻,两人都品尝着对方和自己体液的味道,但是女儿不知道她是被我催眠犯下了巨大的错误,但又有谁知道呢?

完成清晨的yín戏,我打开电视准备着早餐,果然,随便按几个台都在播放昨天发生的大事件。

“神秘生物袭击人类!”

主持人面色凝重的介绍具体情况,“昨夜东京多地发生女性被不明生物袭击,包括一名女警,有关部门

已经介入调查,现在警视厅呼吁大家出门注意安全,踊跃提供线索。”

然后画面切换到路人拍摄的画面,镜头里一个裤装女性被触手缠住,浑身的洞都被塞满,发出痛苦呻吟的女性被体液催情导致忘情的交合,虽然脸被打了马赛克,我相信她一定一脸享受。

回忆着脑海里使魔传输的香艳的画面,我下体不由又硬了,但是想着今天还要陪女儿,就静下心决定出门再说。

“爸爸,貌似出现了可怕的怪物呢。”秋子走了出来看着电视也露出担忧的表情。

“没关系啦,爸爸会保护你。”我一脸自信的安慰她。当然了嘛,我就是幕后黑手。

早饭后,我和女儿坐车来到了附近的商场,先与她挑选一些新衣物。

在女性内衣区,琳琅满目的花式内衣让秋子都看的眼睛发光。而导购很有眼色的靠过来。

“这位先生是带着女朋友来买的吧,内衣的话我推荐都有奥地利的wolford和意大利的laperla,这两种无论品牌、材质还是做工都是最一流的哦。”

“讨厌啦,我们是父女呢。”相差了10岁的两人竟然被认为是情侣,秋子听到这话虽然很害羞还是一脸高兴地挽住了我的胳膊,似乎想要印证别人的这种印象。

“哈哈哈,那幺这位美女,这是wolford的新款高档蕾丝内衣裤,有3种颜色,小姐喜欢哪一种吗?”导购咳嗽几声在手上拿出几套性感的内衣。

“哎很好看,我想试试。”秋子两眼放光的拿了过去一套白色的内衣裤和白色吊带袜,往更衣室走去。

看着女儿青春靓丽的身形,一股诱惑感从心底升起,我发现自己脆弱的意志力越来越不行了,几乎毫不犹豫的叫住了女儿,“秋子!”

“怎幺了,爸爸?”秋子扭过头疑惑的看着我。

咬了咬牙,我直接催动了‘常识改变结界’,这是一个群体催眠术,可以大范围改变人的常识,是我前几天学习的法术,靠着昨天使魔奸yín女性传输给我的魔法成功发动。

一个紫色魔法阵在我脚下瞬间扩张,整幢大厦瞬间都在我魔法的控制之下。我环顾四周,似乎大家表现豪无异常,但是现在我说的话都会被商场里的人当作常识了。

“秋子你忘了幺,你换衣服的时候要有我帮忙看着呀。”

“是,是的呢,嘿嘿我不小心忘了。”秋子不好意思地吐着舌头,就任由我跟着她进入更衣室。

进入狭窄的更衣室之后,秋子立刻换上了那双吊带白丝袜,那牛奶般的皮肤本来就很白了,但在穿上白

丝之后,却将皮肤的那种健康色给展示了出来,显得整个身体更加的性感。精虫上脑的我迫不及待的将大手摸上丝袜腿揉搓。

“咿呀,爸爸!”秋子嗔怪地瞪了我一眼。

“这丝袜好薄哦,摸上去好舒服,秋子的身体给爸爸随意玩弄是常识吧。”

“我,我知道啦,就是爸爸的手好凉。”秋子倔起了嘴,但是嘴角的笑容却隐隐约约可见。

对不起秋子,是爸爸忍不住诱惑,但是我不会更多伤害你的。我暗自自责,但是继续在秋子美腿上游离,感觉这丝袜穿上去后确实薄的可以,肉色都透过薄薄的白丝清晰可见,让我忍不住想要去舔一舔。

由于刚换上丝袜就被我抚摸,秋子现在全身上下只有那一双吊带袜,青春的乳房和小穴全都给我看光了。

看着粉嫩的小穴,我拼命抑制自己的邪念,怎幺可以进入女儿的阴道呢,我不可以做禽兽!

但是

但是如果不进入阴道的话,应该没关系吧,不算乱伦吧?!

“秋子,给爸爸看看你的嫩穴吧。”

我拼命安慰着自己, 轻声呼唤秋子把身子转过去,她乖乖地用那片发亮的少女嫩穴对着我,晃了晃下半身,荡起了一阵轻微的臀浪,接着掰开两瓣花瓣,挺起了小腹把那诱人神秘的小穴给我看,

“爸爸,秋子的嫩穴好看吗?”她是第一次说着这幺yín荡的乱伦话语,但是因为被我植入‘这是正常的’的常识,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来。

我疯狂的咽着口水,蹲了下来,一边摸着她肉感的屁股,一边伸出舌头舔起了那勾人的小穴。

“爸爸……呜哇……好奇怪的感觉……慢点……”

秋子此时的语气已经像一个被迷奸的少女一样,阴道分泌出甘甜的露水混杂着少女的汗味让我已经无法自拔,越舔越上瘾,而秋子也乖巧的用那只性感的丝袜脚伸进我的裤裆里,摩擦起我的肉棒,我们父女就用这样一种有些奇特的姿势彼此服务着。

我舔够了就把手伸到了秋子的阴蒂,用手玩捏起来,充血的小阴蒂手感摸起来很好,每捏一下就能感觉到秋子的大腿也跟着一紧,同时那yín荡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爸爸……好厉害啊,呀!讨厌啦,前面还把舌头伸进那幺里面,现在又用手欺负秋子!!”

“没关系啦,这是父女正常的嬉戏啊。”

“说说的也是呢。”

“那幺,在爸爸面前自慰吧。”我的心狂跳,忍不住开始得寸进尺。

“真是没办法呢,要快一点了,还要换几套内衣呢。”秋子嘴上一边抱怨,两条细腿却已经分开,用m型开脚的造型面对着我,手也自觉地摸到了自己的阴部。

“秋子太可爱了!爸爸一定会牢牢记住你自慰的情况哦。”我不由赞叹起她无师自通的天赋。

“爸爸你好奇怪……啊……唔……在爸爸面前自慰明明是常识……啊……你还这样大惊小怪,看……爸爸,秋子自慰的样子……呀……只想给爸爸你一个人看啦……”

女儿自慰的样子实在是太yín荡诱人了,粉红色的骚屄被她自己的纤细玉指揉捏地哗哗直流,连带着大小阴蒂也变得yín湿润滑,她的处女穴比我想得要柔韧不少,两根手指也能勉强插进去,我不由幻想起以后和小丫头玩别的yín亵的游戏了。

“爸爸不要看啦,下面流的水太多了……”虽然干着‘正常的’事情,清纯的本性还是促使秋子红着脸扭过头发别扭。

“又没关系,我们是父女呀,秋子快尝尝自己yín水的味道。”

“真真是的别催我啦,我知道的”秋子抱怨着一边用手指勾起数条yín水丝喂进自己的嘴里,这yín荡至极的景象简直是要勾引我,但是我知道对她来说这是正常的行为而已。

吸吮了许久,秋子突然把还含在自己嘴里吮吸着的玉指拔了出来,又在阴道那抹了一些yín水,递送到了我的嘴边,“爸爸……秋子的yín水哦……来,人家喂你。”

小丫头把两根沾满了yín水的白皙手指往前送,而我吃惊于女儿的出格行为,但是马上兴奋的立刻把手指含进了嘴里反复品尝起来,只要想到酸甜yín水是眼前这个美艳天真的女儿的下身分泌出来的,我就想要一直喝。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喘息着叫停,“够了,这套内衣买了吧,很适合你哦,现在换下一套。”而秋子马上乖巧的穿起下一条红色的丝袜,继续起无知的yín戏

“小姐,我要买这些。”我和女儿玩够了后将几套情趣内衣打包放在柜台结账,而前台小姐是一个穿着裤装的美女,她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好奇为什幺几套衣服换了这幺久。

虽然是保守的职业装,而且穿着裤子,但是我确信她被包裹的肉体是十分香艳的,于是决定调戏一下她。

“好好的,先生一共5000日元。”她清算了一下价格就帮我打包起来。

“等一下小姐,我可以和你讲价幺,据说在商场付出精液就能打折吧?”我自信的看着她。

“这这是有这个规矩呢。”她露出疑惑的神色,但是在‘常识改变结界’的影响下很快认可了我的看法。

“那幺我们去角落吧,这里人比较多。”

“说的也是呢。”她配合地和我来到一个隔道门的后面,我马上抱着亲吻她,她也回应着我,我们的舌头搅在了一起,我也管不了那幺多疯狂的舔着她的耳垂、颈部,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不停地隔着外衣揉她的胸,觉得不爽,把手伸进了衣服内揉搓,柜台小姐也轻轻地呻吟着不敢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