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女儿之性虐晚会 交换女儿之性虐晚会-第4部分

作者:叱咤子宫书名:交换女儿之性虐晚会更新时间:2020/11/09 15:18字数:5922

  

,我欣赏这种感觉。想着想着竟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被响动惊醒,睁眼一看,客厅已收拾得干干净净,大姨正在拖地,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色红润不少,臀部似乎更加肥硕,大三角裤头的轮廓在裤子上的痕迹历历可见,增添不少质感。我心中窃喜:这是我的杰作啊,是我让她获取了性高嘲,在欲望的颠峰悠来荡去,实现了生物的本能,是我无私地奉献了玉液琼浆浇灌滋润了她。从她今早的表现可看出,她对昨夜的云雨之欢还是满意的,她的行动本身难道不昭示着新的渴求吗?

万事开头难,有了这样的开头,看来完全可以和这尤物保持一段时间高质量的性活动。我当然要尻她,尻她的肥马蚤逼,这是必然的,有机会还要走走后门,体会体会肛茭的滋味。但更重要的,我要让她在我的刺激把玩下,在对欲望的渴求和满足中丧失自己的意志,而由我支配,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我要让她马蚤得不能再马蚤、浪得不能再浪。我认为,这才是操逼的较高境界。我基本有这个把握。

做什么事最好有个计划,这样操作起来才有条不紊。 昨天操她算是个序幕,还算成功,今天的计划已想好了。

小孩已送到幺力儿园,天有点热,整套房子就我们俩,事情好办。况且已经有过肉体的交和,彼此身体的隐蔽部位已经不再具有隐私性质,说话做事随意多了。

“今天有点热”,说着脱下体恤衫,裸露上身,我想干啥?当然是想脱掉她身上的衣物,大白天玩马蚤逼,和晚上感觉肯定不一样。

“是有点热”,她十有八九已猜出我的意思,看来就等着我引导了。

“把衣服也脱下来?”

“大白天,怪不好意思,让人看见”,看看,事已成了大半,心跳怎能不加速?

“谁看见?整套房子就咱俩人,天看见地看见,情se五月天就是没人看见,怕啥?

“得拉上窗帘。”,这还不小菜一碟。

窗帘拉上,房间光线暗了许多,但也暧昧许多。

“你先脱”,我已仅剩裤头,还脱只能褪下裤头。葧起的棒棒呈现在她面前,鄙人身材消瘦,但棒棒粗大,在杂乱的荫毛丛中高高举起。十七公分的长度加十二公分的周长,反倒带来麻烦,因为全部插入,女的表情痛苦,极大影响性趣,因为我一直认为,男人通过交和,应让女人获得快感、高嘲而不是痛苦。这实际也是我热衷和成熟女人交配的原因,其宽大幽深的肥逼正好需要我这样的棒棒插入。

虽然有几十年的性经历,但她还是不好意思直视,这说明其还远未发情。情欲调动起来,她就没有理智了,什么事都好办。不急,心急吃不了热饭。

她侧过身,斜眼看着,得我动手了。

刚坐在她身旁,棒棒就被握住,看来她对这东西是有偏好。你看,只要稍一主动,老逼的风采就体现出来。这是嫩女生逼所无法比拟的。

没遇任何抵抗,衣服、|孚仭秸秩强阃啡降匕迳狭恕4蟀滋焱娣时频慕谀空缴涎荨br /

呈69式侧躺在沙发上,彼此都舒服自在。我可欣赏其肥臀滛|岤,她可玩动我荫茎睾丸。

彼此抚摩揉搓,但效果不好,分散注意力,看来一心不可二用是绝对有道理的。她玩你感受,你玩她体会,必须这样。

还是我先来吧,男人嘛,得有点奉献精神。

先正面再反面这是顺序。

一玩|孚仭酵罚α脚丫暺穑崆崮蠹罚Γ@br /

二抓肥奶,肥奶下垂但饱满,充满成熟女人的诱惑。体会给奶牛挤奶的滋味。

三吃|孚仭酵罚徇莆保备Ψ崧母共俊0多岁女人的腹部已经开始隆起,给人的感觉是吸收过多jing液给鼓胀起来,虽然下部妊娠纹不少,但总体感觉是饱满肥厚而不松弛,恰倒好处地与宽大的骨盆结合,其成熟魅力是窄臀平腹的嫩逼无法比拟的。这就叫嫩逼、老逼各有优势。嫩逼鲜嫩,是新上市的瓜果菜蔬,是可口的饮料,易于解渴;而老逼则是不可或缺的白面馒头,是陈年老酒,回味悠长。

大黑奶头还是灵敏的,刚吃过一个,呻吟声就轻轻入耳,我最爱听轻声呻吟,它能充分调动我征服的欲望。

小腹和阴阜之间有很深的一条沟,上面是宽大鼓起的小腹,下面是隆起的阴阜。上面雪白,下面为浓密的荫毛覆盖。轻轻拨开荫毛,准确找到阴谛,这个豆子大小的东西,要慢慢刺激,几番揉搓下来,呻吟声就更大了。

“你发情了”,这样的话此时不会惹她反感,而只能增进情欲。一手把玩肥奶,一手拨弄阴谛,老马蚤逼闭着眼睛,发出轻声呻吟。忍不住把嘴贴上去,两人的舌头软软地碰撞交和,心中竟产生美妙感觉,这感觉是新鲜,是刺激,是对两人都蜕变为发情动物而展现本能的快感。

伸手一探,yin水已浸润沙发。情se五月天该把她反过来了。我操女人一般选择后面,这是习惯,而她似乎也习惯高翘屁股让人从后面插入。

因为是白天,什么都历历可见。臀沟内侧的黑痔,大荫唇两侧和肛门四周的荫毛一清二楚。大荫唇已经充血肿胀,小荫唇发出明亮的光泽,荫道口微开,这是兴奋的标志,是急需插入满足欲望的征兆。这个时候是让其完全听命于我的最佳时机。我可以好好玩她。

“大姨臀部最谜人,要扭动起来就更不得了了”

果然,夹着肥逼的大臀扭动其来,充满了动感和情欲。欣赏着肥臀的扭动,我则抓捏着腚帮,仔细观察处于运动状态的肥逼。这样的情se画面并不多见。

yuedu_text_c();

饱满的肥逼因发情而更为肿涨,连荫毛也具有了立体感,我知道她肯定渴望我捏挤抚摩肿胀的荫唇,逗弄|岤口,甚至顶入抽锸,当然我葧起的棒棒更有这种要求。但今天主要目的是玩而不是操,是欣赏马蚤逼而不是操逼。

“大姨肥逼确实诱人,要是能掰开就更谜人”

“你掰吧”

“我掰你掰不一样,我最喜欢看女人自己掰,你掰给我看看好不好?”

这叫调教,叫玩。只有在女人发情时,才能实现自己玩的欲望。肥硕的腚帮,肥厚的荫唇掰开了,幽深的|岤口,闪烁着谜人光泽,少不了拿手指逗弄一番,进一步调动其滛欲。女人发情时很容易做出平常不可想象的事。

“做肛门收缩动作”,黑色的菊花有节奏的紧缩、放松,放松、紧缩,连带着大荫唇也微微闭合开张,马蚤极。

把手掌侧立与大荫唇中间,这是掌劈肥逼的架势。她竟上下摆动臀部磨擦起来,嘴里还啊啊的轻声呻吟着,要的就是这样,欣赏发情马蚤逼是男人的一大境界啊。

棒棒插入是亘古不变的永恒真理,千变万化,最终要归结为性的本质。

挺枪跃马,但只是gui头插入,然后保持静止。干什么?还能干什么,等她动。

云雨雪月几十年,她当然对此心领神会。

平心静气,细观高翘肥臀前后移动,套弄棒棒,滛|岤扩张,荫唇外翻,yin水外溢,快感呻吟不绝于而耳,雄性动物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你用手摸摸”,她看不见整个插入过程是遗憾的,不能光凭荫道感觉,我得让她用手体会体会自己的肥逼是如何被操的。

也该我操操了。

缓慢而有力地推入,直到荫茎根部抵耻骨和荫唇,以翘起的肥臀为支点,转动腰部先顺时针再逆时针磨擦马蚤逼,实现最紧密的交和,事前的模拟最终得以实战检验,果然效果极好。荫部的这种蹂躏显然也是她所渴望的,扭动臀部配合,喷射的欲望难以抑制,啊啊的声音也从我的喉咙发出,彼此交织,在周围的一切都消失时,滚烫的jing液全部注入其腹腔和芓宫,一滴没有外泻。

正文 家有宠物

2020年,克隆人法案终于在一片争议声中出台了,彻底剥夺了女性在社

会中的地位。

因为妇女不再是繁衍后代的唯一选择,人们越来越多地选择克隆人作为自己

的后代,而与此同时人情也变得越来越淡泊,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直线下降。于

是一种言论开始盛行起来,女性要想获得生存的权利必须寻找新的社会落脚点,

换句话说也就是发掘她们身上的新的价值,其中就有指出要使用她们身上的性资

源,一时间人贩子疯狂拐卖妇女,而国家机器也对此现象睁一眼闭一眼。

最后,国家终于推出了一部新法案,叫做妇女权利法案,虽然名称是妇女权

利,内容却将妇女的权利剥夺一空,法案规定:买卖妇女合法化,交易过程中无

须妇女本人同意,只要妇女所有者与买方谈好价钱即可成交。而为了分享其中丰

厚的利润,政府也成立了官方的妇女训练机关,社会上称之为宠物管理中心,而

被送入这里的女人,被称之为肉畜。

法案一经推出,社会上一些心怀不轨之徒一片叫好,而妇女,尤其是有姿色

的妇女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期。

===================================================

yuedu_text_c();

"我回来了,"雯洁扶着门框,将高跟鞋甩在地上,发出咚咚的两声。

"怎么样,找到工作了吗?"我将轮椅滑到门前,关切地问道,毕竟家里已

经半年没有一点经济来源了,眼看之前的储蓄也没剩下多少,能够找到一份工作

自然是当务之急。

"我走的脚都酸死了,"雯洁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还穿着肉色裤袜的一

条玉腿,在脚底揉了起来。

"不过有两家看过我的资料,答应我考虑一下,让我等面试的通知。"雯洁

突然抬起头看着我,略带些兴奋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这只是安慰我,话说回来,还是我没用,一个大男人还要自己的

女人四处去找工作来养活这个家。可我又何尝愿意这样,我本是一名海军陆战队

的教官,一年多以前我在一次训练事故中受伤失去了自己的右腿,最后事故被认

为是我的责任,所以我也被强制退役,并取消了一切退休待遇,这让本来就收入

拮据的家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

唯一让我欣慰的,就是面前的这个妻子,在我失去劳动能力后,她主动挑起

了家里的重担,不仅负责了所有的家务,还坚持要出去找一份工作,可是在女人

逐渐沦为社会配角的今天,哪怕雯洁形象出众、吃苦耐劳,也没有企业肯随便接

受她。

还有就是我和雯洁的儿子小杰,虽然才3岁,已经非常懂事,还经常试着帮

我们做一些简单的家务,如果将时间调至一年前,我们是一个幸福的令人羡慕的

家庭,可如今,生活的费用,小杰上学的费用,更不用说给我安装假腿的费用,

成为我和雯洁肩头的一座座大山,时时刻刻压得我们喘不过起来。

更恐怖的是,我在报纸上、电视里时常听到妇女被绑架拐卖的消息。自从妇

女权利法案颁布后,有点姿色的女性都被作为商品卖来卖去,而很多人家中也时

兴养起了宠物女人,每到黄昏,街头巷尾的人家开始牵着自己家里的宠物女人出

来遛街,这些女人大多被打扮成母狗的模样,少数则被打扮成马,一个个一丝不

挂地被主人牵来牵去。很快,一系列跟此有关的产业群也形成了,有宠物训练学

校,专门替别人调教那些不听话,不懂规矩的母狗,然后将训练好的母狗出租给

有钱人使用,有专门的母狗医院,其实就是从原来的妇科演变过来的,还有专门

的表演团,里面都是会表演杂技的美女犬。

正因为贩卖妇女可以带来比以往更为丰厚的利润,妇女在市场上也非常受欢

yuedu_text_c();

迎,无论是黑道白道,都非常喜欢倒卖妇女来谋取利益,非法绑架妇女的案件层

出不穷,由于绑架者大多有黑社会背景,警察也奈何不得,最终大多妇女失踪案

都不了了之。

所以雯洁每次出门,我都提心吊胆地在窗口守望着,直到她的身影出现在我

视线里才能放下心来。

雯洁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到浴室洗去一天的疲惫,却没注意裙子掀起到腰

间没有放下来,一个被肉丝包裹的丰满屁股赫然露了出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

始的,如果是从外面回来时就这样,那肯定有很多男人已经见过她的大屁股了,

其中也包括院子里那几个色鬼。

我没有提醒她,免得她在难受,我心里明白,这样身材火爆的女人如果每天

规律地上班下班,不出一周,肯定会被非法分子绑架去,所以我暗下决心,不再

让她出去找工作,免得工作还没找到就失去了心爱的妻子。

很快浴室里便传出了水流声,我重又回到窗前,看着院子里的景色,那个让

我感到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

这个院子有点类似四合院,连我们家在内一共有5户人家,我们的屋子在正

中间。邻里之间虽然偶有小隙,但也算相处和睦。

在我们东头住着的是阿亮一家三口,这个阿亮可不是个好东西,曾经有一次

被我发现扒在我家窗外偷看雯洁洗澡,被我海扁了一顿,阿亮的媳妇晓琳倒还算

好,也是个贤妻良母类型的女人,家里还有一个儿子小胖,和我儿子年纪相仿。

我们西头住着的是华婶一家,她的儿子张立也是院子里出了名的色鬼,听说

原来就是因为在厂里偷了女同志的内衣被开除了,回来后就住在他的母亲华婶这

里,一个典型的游手好闲之徒,他的儿子小明倒是非常懂事,每次看到我都喊叔

叔。

院口两家因为面积比较小,一家住着一对小两口,阿华和晓菲,另一家住着

一个单身汉。我们家与这两家的来往并不多,除了晓菲偶尔到我家来借一点油盐

酱醋。

"亲爱的,"一个亲切温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是雯洁穿着睡衣从浴室

里走了出来。

我扭头看去,此时的妻子俨然是一个出水芙蓉,粉色的丝质睡衣下面,两个

yuedu_text_c();

丰满的肉球若隐若现,两颗|孚仭酵犯墙鲁懦鲆桓雒飨缘耐沟悖倏聪旅妫br /

个黑色的三角也在裙子处衬了出来,而那湿漉漉的头发,更加增添了妻子的性感。

"怎么了?"雯洁似乎注意到了我看她目光的异样,走到我面前半蹲了下来,

"是不是想要了?"

我苦笑着摇摇头,自从我受伤以来,我就没有过过哪怕一次真正的性生活,

毕竟,我还没有真正适应少了一条腿的生活。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的,"雯洁温柔地解开我的裤带和拉链,将我已经半

硬的rou棒掏了出来。

"别这样,对你不公平。"我知道雯洁的用意,她是要用嘴来满足我的欲望,

正如她一直做的那样,她从来不提自己的生理需求。

雯洁并没有理会我的拒绝,张开粉唇将我的rou棒吞了下去,用舌头任意搅动

着,然后含在嘴里套弄着rou棒,虽然有些生疏,而且牙齿还不时地碰到我的rou棒,

但看着雯洁的脑袋在我双腿之间上下晃动着,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

"妈妈,"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想了起来,吓得雯洁赶紧站起来,整理好身

上的睡裙。

"你怎么起来了?"雯洁问小杰,这个时候小杰应该还在午觉才对。

"外面好吵啊,把我吵醒了。"小杰指着窗外,果然那里传来一阵阵刺耳的

警笛声。

"是警察又在追捕坏人了吧,小杰是好孩子,所以不要害怕,"雯洁摸了摸

小杰的脑袋,对我笑着说。

什么坏人,我心里清楚,现在的警察,已经沦为不法商人和黑社会团体的保

护伞,他们的主要目标,不是作j犯科的歹徒,而是那些跑出宠物管理中心的可

怜女人,刚才从警笛的密集程度来看,肯定是又有女人逃跑了。

"我们一起做晚饭吧,"雯洁拖着小杰开开心心地朝厨房走去,还不忘回头

给我做了个鬼脸。

晚饭过后,院子里一阵嘈杂,中间夹杂着男人的呵斥和女人的哭闹,还有小

孩的哭喊,听声音,应该是阿亮一家子在吵架吧,我并没有太在意,而是继续随

意切换着手中的电视遥控器,大部分频道里在放着宠物征集广告,大概意思就是,

只要将家中的女人送到宠物中心进行统一饲养,家人就可以获得一笔稳定的收入,

谁会将自己心爱的人送到这样的地方,我不屑地按下了遥控器上电源开关,移动

yuedu_text_c();

轮椅到窗前看个就近。

雯洁早已站在那里,捂着嘴巴一言不发地注视着窗外,眼睛里似乎含着泪花,

我放眼看去,竟然是晓琳被束缚衣束缚着,由两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押着朝院

子外走去,而她两岁的儿子,正抓着她的衣角不肯让妈妈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个情形,我心里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是宠物中心来抓人了。"雯洁一脸惊愕,她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女人被

捆绑着押进宠物中心的厢式货车里。

"阿亮呢?"我印象当中虽然阿亮好色,但对晓琳还算不错,按照妇女权利

法案的规定,家中妇女要登记为国家饲养的宠物,必须由家人同意,阿亮难道会

同意晓琳去做宠物吗?

"他已经上车了,应该是去办手续了吧。"雯洁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我,

"如果我要像晓琳那样,我一定不要让其他人看到。"

"傻瓜,我怎么可能让你去那种地方,去了那里,就再也回不了头了。"我

梳理着雯洁额头的头发,反复强调着我的立场。

"可是我听说这样的话,家里人会 有一笔不小的补偿费,而且每月还有补贴,

"从雯洁的表情里,我看到了一种不妙的念头。

"你不会真的有这个打算把,我不会答应的,况且,小杰还需要妈妈。"我

试图将雯洁的那个念头从她脑海里赶走。

"小杰也需要念书……"雯洁说到这里,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