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女儿之性虐晚会 交换女儿之性虐晚会-第8部分

作者:叱咤子宫书名:交换女儿之性虐晚会更新时间:2020/11/09 15:18字数:3225

  

“那你看你的,我干别的事。这样行吧?”

“行!”

“你和你爱人光看,没学着做?”

“我和我爱人什麽姿势都做过。”

“现在还这样做吗?”

“不了,现在他只在早上cao人家,我光着身子睡觉,早上他醒了,鸡芭让尿憋得正硬,就把我的腿掰开cao,把我cao醒了,他也快cao完了。看着他鸡芭在我bi里面一插一出的一会儿就出来了,我一点感受都没有,他射完了,我光着屁股接着睡觉。有时候我睡得死,光着身侧躺,他就从後面把鸡芭插到我bi里面,他平时也愿意在後面侧着cao我,说这样cao我的bi紧,cao着刺激、有感受,一会就出来;而且还不摸索我,不让我出水,说太滑不刺激。

说到哪儿了?噢!我光着身侧睡,他从後面侧着cao!我睡得死,开始也不知道,後来也恍惚的知道有人在cao我,我还以为又是我在做梦和谁草呢!他射完了,不动了,我又接着做梦,他也不给我擦,起来就上班了。我醒了,发现我的bi里面、床上边全是他的jing液。真气人!

他的jing液在荫道里面滑滑的,我就来情趣了,可他妈的上班了!我感觉就像给人强jian了,就是强jian我还要动两下,这他妈的让人cao完了连人都没看见!我现在就是他泄欲的工具!”

她一口气说了这麽多,看来她可找到了说话的人了。中午,吃完饭,我把a片给她了,我说∶“我把门锁上,你看吧!我干别的事。”

她说∶“行。”

她在机器上看片,我装着干事,用眼的馀光看她。她妈的!这个女人光看有性茭的局部镜头,一进一出的看得可来劲了,和男人看a片一样只看关键镜头,其它一律快进。

我走到她座子後面,说∶“看得怎麽样?”

她看我在後面,有点不好意思说∶“这里的男人怎麽一干就干这麽长时间,是不是吃药了?”

我说∶“可能吧,也不一定。”

她说∶“外国人的鸡芭怎麽这麽大?”

我说∶“可能是人种不一样,所以就大吧?”

我问∶“那你丈夫挺的时间长不长?”

她说∶“也就十多分钟,不长。”

我说∶“那你有没有性高嘲?”

她说∶“没有。”

我说∶“我和老婆zuo爱最多一次她来了四次性高嘲。”

“吹吧!有的女人来高嘲是装的,不一定的。”她说。

我说∶“我怎麽看不出来是装的?我老婆在上面只喊救命,可还在上面不停晃,晃到最後都出哭腔了,下来以後全身颤抖,不能碰,一碰就喊,全身都非常的敏感,半天才能过劲。”

她说∶“是吗?”

我说着,就把手抻到了她的领口,摸到她的ru房她半推半就的说∶“小弟,不要闹了!”声音非常小,像怕别人听到。

我想,这不是在给我机会让我干吗!机不可失,我更加大胆的抚摸着她的ru房,一遍又是一遍。她的反应来的真快,马上就开呻吟了起来。她的ru房真大,摸着太爽了,我把她提起来靠到墙上,把衣服撩起来,露出了她的大的ru房,双手从下往上揉动她的大ru房,感受太棒了!这麽大,她身子胖,使劲没事,而且我知道她生完孩子没有奶,没奶过孩子,一看是真的。

她的|孚仭酵沸⌒〉模捣凵芪且话岛焐膢孚仭皆危懒耍颐幌氲揭桓鲆鸦榕嘶褂姓怊嵬曷腞u房!我把小小的|孚仭酵贩旁谧炖镆r艘В梢r思赶吕弦p蛔。撬齶孚仭酵诽《鳵u房太大了。我索情不咬了,手开始住下摸她的马蚤bi,手往下伸了进去,她并没有拒绝。当我手指插进bi里去的时候,她的双腿马上分开了!已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想让你摸就不装!

她的下面已经泄得不成样了,水已经把内裤浸湿了,我一摸她便失声喊了起来,但马上就用手把嘴捂住,太棒了!我更加大胆了,开始摸她的阴核,这下可把她摸傻了!几下摸下来她就站不住了,腿也软了,懑脸憋得通红。我把她放在沙发上,把她的内裤外裤褪到下面,露出她的肥bi,哇!我这回差点没失声喊出来,好美的马蚤bi!

只见她耻骨上的荫毛很少,而且是黑褐色的,有点像外国女人的毛;因为她的皮肤白,她的大荫唇是淡红色的,只和皮肤的颜色略有区别,而且上面一根荫毛也没有,不像有的女人上下全是毛,死黑!用手一摸乾乾净净的、软软的、湿湿的,手感真好!

我用手扒开她大荫唇,看到她的小荫唇,哇!她的小荫唇不大,颜色和皮肤一个色儿,一点杂色都没有!我扒开她的小荫唇,看一看她的阴核是什麽样,我操!她的阴核是半圆的,青青的已经硬得像一根小小的鸡芭头一样在那挺着!

我看过不少女人的阴bi,这个是我看过的一个最美的一个,美在颜色上、美在她有一个完整的阴核,不像很多女人的阴核都是被小荫唇的皮包着。她脸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她长了一个美丽的bi!

yuedu_text_c();

我知道这样的阴核只要刺激几下,这个女人就不知道姓什麽了,我用食指按住阴核转圈揉,揉着、揉着,她下面的水哗哗的流得更多了,上面的求饶声也来了∶“小弟呀!大姐不行了!不行了!啊啊”我才不管你行不行呢!这样的妙品我可得好好摸够了!我揉几下阴核、扯几下小荫唇,摸几下外阴、掏几下荫道,这女人已全身颤抖,身子不停地一挺一挺的,而且使劲咬着嘴唇。我看出她要喊出来,就把手捂住她的嘴,她马上用咬住我手指,使自己不至於喊出来。

我摸了一阵子,她完全不行了,说∶“兄弟,姐不行了,想要你cao我!你别摸了!小老弟!大姐已让你摸得来了十来次高嘲了!大姐不行了!大姐要你,快cao我吧!”

说着从沙发上爬起来,跪在沙发上把屁股撅了起来。我赶忙把裤子脱了,把湿渌渌的鸡芭一下就插了进去!她的屁股上全是里流出来的水,贴到我的肚皮上滑滑的、凉凉的,爽得很!这下该我爽了!我在後面捧着她白白的大屁股,这通暴cao啊!cao得她那边连浪叫的声都没了,我才心满意的把一股浓精射到她的肥里!

後记∶後来我经常和她zuo爱,但我多半都是用手玩。她有一次对我说∶“你摸得我来了十来次高嘲!”我想 她是不是把快感当做高嘲了?但她十分喜欢让我摸却是真的。

正文 少爷的女佣们

周琦自从知道这个别墅里的真面目之后,感到一种深深的罪恶感,他终于明

白当年老爸老妈为什么逃离这个地方独自生活,对于一直自己一直平凡的人生,

爷爷那种荒滛的生活,实在是让循规蹈矩,老实做人的周琦有些难以接受。

"早上好,少爷。昨天晚上睡得好吗?""小雅,你怎么进来的?"周琦吓

了一条,他这些天胡思乱想,总是很晚才睡下,今天早上迷迷糊糊的,就听见女

人的声音,没想到睁开眼睛,竟然是小雅进来了。

小雅是这些女佣里面周琦比较喜欢的,因为两个人年龄相仿,而且她长得十

分小叫可爱。

"怎么进来,这里的房子我们都有钥匙的,就是为了方便打扫卫生的。"说

着,小雅恶作剧一般的笑起来。

正当周琦纳闷的时候,小雅猛的抓住被角,一把掀了起来,"起来了,懒虫,

老爷说有事情让你去下书房。"两个人因为年纪小,经常闹着玩,这次也是。

没想到周琦见小雅将被子掀起来,本来还困乏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正要

抓住被子,却比小雅的动作慢了一拍,小雅依然将被子拉扯开周琦的身体。

"不要!"周琦叫了起来"呀——!"小雅见到被子下的情形骤然脸红,尖

叫起来,原来被子下面的周琦一丝不挂,早晨葧起的荫茎在小雅面前一览无遗。

那粗大的rou棒比起老爷还要大上一圈,足足有二十厘米长,此刻与周琦的小

腹成90°直立着,整个rou棒的外皮肤好像起了鸡皮疙瘩一样,都是肉肉的小突起,

rou棒的gui头被包皮半包着,露出的部分显出粉嫩的颜色,告诉人们这还是个处男。

小雅虽然害羞,但是这些年跟着老爷,什么阵仗没有见过,所以假装惊讶羞

愤,实则镇定的看着周琦的胯下宝贝,越开越是喜欢,没想到我们这个老实巴交

的少爷居然有这么好的本钱,这样的东西插进自己的体内一定很爽,想着就想到

昨天和老爷在床上的种种动作,不禁脸又红了一分,不过这不是害羞,而是动情。

周琦见小雅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下体,脸越来越红,赶紧将自己的枕头挡在身

下,对于他这个货真价实的处男来说,这种场景是在是让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

yuedu_text_c();

去。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直到小雅默默的离开了房间。

等周琦来到书房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推开门的一瞬间,周琦看到原本在书桌后面半躺在沙发椅上的爷爷,见他进

来,马上坐直身子,双肘撑在桌面上。

周琦并没有坐在爷爷书桌的对面,而是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小琦,晚上我有个生意上的朋友过来,是个人很好的阿姨,这些年我们互

相帮助了很多……"听到这里,周琦脑子了就翻腾出了一些不健康的想法:阿

姨,女的,伙伴,紧接着就想到了一个中年女人和爷爷搂抱在一起的画面,赶紧

甩了甩脑子,将这些念头赶了出来。

爷爷还在那里说着"……对了,他还有个跟你年纪差不多的儿子,晚上你们

在一起好好聊聊,年轻人应该有很多话题的。"周琦随着爷爷的说话机械式的点

头,表示他在听,冷不丁一抬头,却见书桌下露出了一截裙摆,他愣住了,好熟

悉的裙摆,猛然想起,这不是早上小雅穿的那个裙子吗?难道说小雅藏在书桌下,

可是,她藏在书桌下在干什么?

抬起头,见爷爷的脸有些红,脸上有些细微的小汗珠,说话语气虽然平淡,

但是好像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好像在忍耐什么,一霎时,周琦明白了,小雅在

书桌底下,爷爷又是这副表情,可想而知两个人在自己进来之前在干什么。

小雅在早上看完周琦少爷的rou棒后,就久久不能平静,她回到书房,跟老爷

说了下少爷的情况,便急不可耐的扒下老爷的裤子,开始给老爷kou交起来,虽然

这种事情对两个人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是碍于一会儿爷孙两个要谈正经事,

所以,小雅藏在了书桌下,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很新鲜和刺激的体验。